在下奶罐有何贵干

音乐

关于赖冠霖衣服上洞的脑洞

瞎写的瞎写的。随便看看好了。不要骂我。



邕圣祐在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有人在说话。

他睁开眼,发现声音好像是赖冠霖发出来的。

起身,来到赖冠霖的床边,发现小孩的刘海已经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。脸上的表情也不对劲。嘴里还念叨着他听不懂的话语。

是做噩梦了吧。他想,连忙把小孩叫醒。

做噩梦了吗。赖冠霖醒了之后,邕圣祐问。


嗯。赖冠霖说。

没事的,哥在这儿不要害怕,安心睡吧。邕圣祐帮赖冠霖掖好被子。想摸他的头,却被他躲掉了。

睡吧。邕圣祐很平静,并不在意这些。


他为什么在意呢。这只是个临时的组合。一年之后,大家分道扬镳。从成员变成对手。然后渐渐疏远。

然而,在镜头前的他,表现的好像不是他本人。开朗大方,充满了活力,也很有艺能感。

其实,他不是个冷漠的人,他只是懂得趋利避害。


大家应该都是这样的。他想。

但是好像只有那个人不是。


第一次看他作自我介绍,然后展示才艺。邕圣祐是没想到他会走到最后。

一个外国人,有着想当rapper的梦想,难道不可笑吗。这个节目是残酷不留情面的。

但是他没想到的是,赖冠霖会进步的如此之快。最后两人得以在一个组合里出道。


幸好他私下的形象一直是亲切的,在never组里其实也有跟赖冠霖交流过。

但是,没想到,这个孩子,对自己这么不友好。

明明跟其他人在一起时相谈甚欢,自己跟他搭话时,就像一尊佛像。

就算有摄像机在的时候也是如此。

以至于熟知艺能的邕圣祐一直怀疑这是节目组的隐藏摄像机。


想破头也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以至于赖冠霖对自己这么冷漠。

然而最后他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这小孩把自己当成竞争对手了。

幼稚至极。邕圣祐嗤之以鼻。果然还只是个小屁孩。


晚上,在姜丹尼尔的催促声中洗完澡,回到房间。看到赖冠霖拿着个剪刀在衣服上剪洞。

这时尚感也是没谁了。邕圣祐暗笑。

突然灵光一现,他想到一个好主意。


第二天,起床后,在经纪人的催促中,邕圣祐看着赖冠霖穿上了那件条纹短袖。心想,不知道他的粉丝看到这件衣服有什么想法。

晚上,经纪人就点名夸了赖冠霖。衣服上前后加起来十一个洞很有sense。

赖冠霖一头雾水问身边的李大辉,我昨天晚上不是只剪了七个吗。李大辉说后面四个的是我帮你剪的。赖冠霖就笑着追着李大辉跑开了。

邕圣祐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。



后来,李大辉跑过来邕圣祐说,哥,以后别对赖冠霖那么做了,有点幼稚的。

 

邕圣祐心想:说好我个趋利避害的人呢。怎么一碰上赖冠霖就显得自己很幼稚了呢。